崇祯窃听系统 正文 715 疯了

作者/叫天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://www.jcdf99.com ,就这么定了!
    郑梉在大帐内,正在借酒浇愁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如今两军对战,又岂是饮酒时候。然而,他就是在喝了,而且已经喝了不止一天。

    边上的人劝了,他不听;劝得烦了,那就是板子伺候,这么一来,都没人敢再劝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郑梉,心里岂是非常清楚,和明军的这一战,他打不赢。而输了的结果,不但是郑家权力的瓦解,而且连性命都将不保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听到明国皇帝领兵御驾亲征安南之后,他心中就有这个隐忧。安南这么小的地方,又如何能和庞大的明帝国相抗衡?

    只不过在哪个时候,他还是带着侥幸心理的。为此,他不惜把儿子派去做人质,团结所有能团结的力量,试图打赢这一战。

    然而,在开战之后的几天,明国皇帝无情地把他自认为的底牌一一践踏,如果换成他在明国皇帝的位置上,早就不会如此猫戏老鼠,而是全力攻打,这次的战事也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至于盟军内部到底有没有明国皇帝的内应,这时候的郑梉,其实是心知肚明,基本上可以肯定是明国皇帝的离间计。揪着自己一家打,也是利用安南盟军内部分成几股势力的状况,就是为了安南盟军内部更加不和而已。

    已经具备强大的实力,却还有那么多阴谋诡计,那个明国皇帝的精力还真是旺盛,兴趣不是一般地高。

    这样欺负人,有意思么?有的时候,郑梉在心中往往会对明军大营那边发出如此愤怒地控诉。

    也罢,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。趁着如今还能发号施令,饮酒作乐,就多喝一点世间美味吧!

    此时的郑梉,已经是快七十的人,看透了这一切,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相比他来说,年轻的阮福濒,正当壮年,虽然面对明军的强大,也感到无力,可他还是想挣扎一下的。甚至他都没想着再保存实力,在明军揪着郑军打得时候,让他的手下全力救援。结果,他就看到了让人信心全无的一幕,那些被他派出去的精锐,一样被明军摧枯拉朽般地击溃。

    等到这个时候,阮福濒也算看清了。明国皇帝之所以猫戏老鼠般地不发起总攻,只是有点畏惧安南盟军中西夷的火炮,不想让他的手下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阮福濒倒是没饮酒,天天就在营门的了望塔上,看着明军大营那边,眼神中往往都是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要是有这么一支精锐军队的话,怕是早已统一了安南了吧!那样的话,虽然不大可能会先去动明国这个庞然大物,可向西扩张,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……

    每日里,阮福濒就在做着白日梦,想着他在假设前提下叱咤风云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日子。除此之外,也做不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撤军?他是有想过的;但是,如今的盟军士气很低,要是有一方势力撤军的话,必然会导致整个盟军崩溃。这么一来,安南这边谁都逃不了。因此,阮福濒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如今的等待,就只能祈祷各路神佛,让明国皇帝突然暴毙吧,或者明国国内突然又有人造反,就只有这样,安南才能渡过这一劫!

    等待中,一直在等待中,等待着奇迹的降临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又和以往一样,饮酒的饮酒,睡觉的睡觉,了望的了望,似乎没有什么不同。明军那边,也是一如以往,你不去打,他就不来攻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日子终归是有打破得时候。

    骚乱先从郑军后营响起,原本安静的军营,到处都是慌乱惊叫声,就仿佛吃了败仗,马上要被杀的那种,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:绝望!

    就算郑梉喝得醉意朦胧,也被这个动静给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是何处喧哗?”郑梉端着酒杯站起来,冲营门处大声喝道,“传本王军令,把带头喧哗者斩了!”

    门口的亲卫听到,便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而,只是过了一下子而已,那营门就被人掀开,有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郑梉都还没坐下,听到动静,抬起头,醉眼朦胧地看去,发现是自己的亲卫头目,不由得脸色一沉,真要喝问时,却听到那亲卫头目已经惶恐地向他喊道:“王爷,不好了,王上派来急使,就要被明国大军包围了,让王爷赶紧回兵救援!”

    郑梉听得呆了呆,下意识地问道:“哪来的明国大军,不是就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他忽然自己就醒悟过来而住嘴,一下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开拔之前,郑梉不是没想过从北方或者其他方向会过来明军,因此,他有派细作去探听过。但没有收到消息说有大军集结的消息,因此,他就祈祷着会一直没有明军。要不然,就这点兵力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如今情况很清楚了,明国皇帝一直不主动攻击,显然是在等其他路的明军攻打自己的老巢!

    郑梉虽然有安排留守兵力,可明国要是另有大军来攻的话,那点兵力肯定是不够的!听这急报内容,很显然,留守的兵力压根挡不住明军。

    亲卫首领禀告完了之后,惶恐地神色,就那么盯着清都王,想听王爷有什么对策?

    可是,郑梉在回过神来后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突兀起来的笑声,一下把亲卫首领给听得惊呆了。他还以为自己说得话,王爷听错了,因此,他心急之下,不得不马上开口,打断郑梉的笑声,大声再次禀告道:“王爷,是坏事,明国大军偷袭我军后方,王上让我们回师救援!”

    郑梉止住了笑声,冷着脸盯着亲卫首领,盯得他一句话都不敢再说。随后,就见郑梉把杯中酒一饮而尽,然后用力往地上一摔,发出“啪”地一声,酒杯一下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王爷又狂笑了起来,亲卫首领这时候算是明白了,王爷听清了,之所以还这样,是吓疯了!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就有点拿不住主意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好了?

    也就在这会的功夫,又有几位郑军将领冲了进来,很显然是听到消息,想要知道郑梉这边怎么安排。可是,看到这个场景,他们也呆住了,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于是,他们转头看向亲卫首领,用目光询问:王爷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亲卫首领的脸上已是一脸悲容,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些郑军将领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真要问话时,就见红夷统领艾碧德也闯了进来,见到大帐内的情况,搞不清楚什么情况。不过他却是不管那么多,立刻大声喝问了起来,

    叽里咕噜的,语气很急,和他表情一结合起来,就知道艾碧德到底有多着急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翻译进行翻译,忽然,就见郑梉一把拎起小酒坛,直接对着喝了起来。不过那小酒坛里面的酒,一大半都从他嘴边流出,沿着他的胡子流到他的胸口,衣襟一下全湿,却压根不顾,还在那大口大口地喝着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连艾碧德都知道情况不对。到这个时候,他才转头看了一眼大帐内的其他人,用眼神在问,这是疯了么?

    亲卫首领见了,真要说话时,忽然就听到“啪”地又是一响,只见那小酒坛也已经在地上四分五裂,剩下的酒水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好酒,好酒……”郑梉也不抹胡子,任由那些酒水还在他胡子上滴滴答答的。

    艾碧德见此,不管了,又是叽里咕噜的一顿说,语气极快。

    他的翻译,也随后立刻跟着慌急地翻译了出来:“殿下,明国郑家船队也来安南了?”

    如果这里战败的话,只要逃回去,他们就能坐上他们自己的战舰逃回去。可要是郑家船队来了,那他们也会被堵死在这里,那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郑梉之前并不知道,此时一听,稍微有点意外,转头看了自己的亲卫首领一眼,见亲卫首领点点头,便又哈哈大笑起来道:“好,好,好,好一个瓮中捉鳖,明国皇帝这是要把我们一网打尽,真够狠的,好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竟然又去开另外一个小酒坛子,很显然,他这是还要喝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动作,所有人便明白了。清都王根本没有什么主意,他是已经放弃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那些郑军将领也不管了,立刻蹿出了中军大帐。而艾碧德也是,紧随着那些郑军将领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阮军这边,一开始搞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阮福濒知道肯定出了大事,立刻派人去打听。事实上,也不用怎么去打听,郑军那边都知道的消息,这边也很快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一听说还有明军杀入安南,断了他们的后路,顿时,阮军这边也乱了。不过相对而言,要比郑军那边好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很多将领都立刻跑到了阮福濒这边,看世子殿下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阮福濒并没有像郑梉那样绝望而疯狂,而是在大惊失色之后,回过神来第一个命令,就是大声嚷道:“快,撤军,快撤,迟了就走不掉了。我们回南方,直接往南……”

【精彩东方文学 www.JcDf99.com】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,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
百度风云榜小说: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WWW.JCDF99.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,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,方便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