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颂 正文 第0489章 粗暴的美人计

作者/圣诞稻草人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://www.jcdf99.com ,就这么定了!
    “见过天朝上使”

    贵妇人领着女子们,齐齐向寇季施礼。

    寇季回礼以后,打量了她们几眼。

    贵妇人的打扮,十分贴近宋人。

    模样跟宋人也有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十分美艳。

    经过角厮罗介绍,寇季了解到,贵妇人叫乔氏,角厮罗现在的正妻。

    祖上是汉人,迁居到了西域,在西域拥有着不小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角厮罗以前的正妻,是在吐蕃极具影响力的宗哥僧李立遵的妹妹。

    宗哥僧李立遵为了掌控角厮罗,为了借着角厮罗是吐蕃亚陇觉阿王系的后裔的身份,拉拢吐蕃人为他效力,就将其妹妹嫁给了角厮罗,进而控制角厮罗,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。

    角厮罗并不是一个喜欢做傀儡的人。

    但却一直找不到摆脱宗哥僧李立遵的机会。

    直到宗哥僧李立遵,联手西夏,找大宋麻烦,被曹玮打了一败涂地的时候,角厮罗看到了机会,逃到了邈川城,携手前青塘论逋温逋奇,打败了宗哥僧李立遵,重新驾临宗哥城,处置了李立遵,以及李立遵的妹妹。

    甚至连同李立遵妹妹为他生下的那几个孩子,也被他丢在了宗哥城内,任由其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李立遵的妹妹被他处置以后,他就扶正了乔氏,独宠乔氏。

    其他的几个女子当中,有角厮罗的姬妾,也有一些青塘大贵族家中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们皆是纯正的青塘人。

    大眼睛、鹰钩鼻、肤白貌美。

    一个个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盯着人的时候,就像是会说话一样,让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角厮罗、安子罗见寇季的目光,在一个名叫伊兰的姑娘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后,对视了一眼,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互相介绍过以后。

    角厮罗带着寇季入了宫殿。

    宫殿内。

    仆人们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酒菜,跪伏在地上,等待角厮罗一行入座。

    角厮罗为了彰显出对寇季的重视,特地将寇季的座位,安排到了自己座前不远处。

    在寇季对面坐着的,却不是角厮罗的心腹安子罗。

    而是青塘新任的论逋何郎业贤。

    一个十分苍老的老人,一个河州羌人。

    此人对青塘居功甚伟。

    角厮罗能有今日的成就,全赖此人。

    角厮罗年幼的时候,流落在西域,是此人发现了角厮罗,将角厮罗迎回的宗哥城。

    也是此人在宗哥僧李立遵掌控着角厮罗的时候,帮他背地里联络的温逋奇。

    更是此人发现了被温逋奇掷于井中的角厮罗,带人救下的角厮罗。

    所以角厮罗对此人十分倚重。

    安子罗坐在此人下手,其余的重臣,坐在安子罗的下手。

    他们各带着妻女,配坐在身边。

    寇季坐在一边,在他的下手,只有一个刘亨。

    角厮罗请寇季坐定以后,笑眯眯的盯着那个坐在一位胖乎乎的青塘贵族身后的伊兰,道:“伊兰,你去帮寇吏部斟酒”

    伊兰一礼,迈着步子走到了寇季身旁,陪在寇季身边。

    寇季见此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刚才只是多看了伊兰两眼,就被角厮罗发现了,而且角厮罗十分快速的将伊兰安排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角厮罗真会见缝插针。

    能坐上一部首领位置的,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。

    角厮罗又开口,帮刘亨挑了一个女子斟酒。

    对此。

    刘亨、安子罗二人,似乎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刘亨当着安子罗的面,欣然领受了角厮罗的好意。

    角厮罗招待寇季的饭菜很丰盛,有数种烤肉,还有两壶酒,一壶奶酒,一壶葡萄酒,还有葡萄干等干货,足足摆满了一大桌,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伊兰跪坐在寇季身边,白花花的咳咳,不让写

    伊兰含着笑意,帮寇季斟上了酒,乖巧的坐在寇季身边。

    角厮罗举起了一枚金杯,爽朗的笑道:“为远道而来的贵客举杯”

    宫殿里的人齐齐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敬贵客”

    寇季举起酒杯,陪着宫殿内的所有人遥遥捧了一下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酒过三杯。

    角厮罗笑呵呵的问道:“寇吏部,你觉得我青塘的酒如何?”

    寇季笑道:“味道很美”

    角厮罗哈哈大笑道:“我青塘的美人,味道更美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宫殿内响起了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陪坐在寇季身边的伊兰也跟着笑了,她身上毫无汉家女子的娇羞之意,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十分火热的盯着寇季,似乎要将寇季融了。

    对于寇季这个宋官,伊兰还是充满好奇的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听说,宋官十分好色。

    见到了她们青塘的漂亮女子,就走不动道。

    若是青塘的女子在宋官身边斟酒,宋官一定会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早在三日之前,她已经从她母亲口中得知,今日她有可能要伺候宋官。

    她的父亲告诉她,若是能借此留在宋官身边,他们一族将会获得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她身负着重要的使命,坐在了寇季身边。

    也做好了被寇季动手动脚的准备。

    可寇季却没有动她。

    于是乎她选择了主动挑衅。

    寇季瞥了伊兰一眼,心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美人虽好,却容易误事。

    而且青塘用的美人计,太过简单粗暴,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若是他使用美人计的话,一定会使的让人难以拒绝。

    可以先安排几对人,在对方下榻之处干坏事,挑起对方的欲火,然后再塞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进去。

    如此施为,没几个人能够拒绝的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辽国做的,远比青塘要高明。

    寇季仅仅瞥了伊兰一眼,便不再看她,而是笑眯眯的对角厮罗道:“美人再香,又怎么能比得上黄头回纥的疆土更香呢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宫殿内一静。

    角厮罗快速的看向了安子罗。

    安子罗隐晦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角厮罗在询问安子罗,他们图谋黄头回纥领土的事情,是不是被暴露了?

    安子罗摇头,是向角厮罗表面,他并没有暴露。

    角厮罗看着寇季,淡然笑道:“寇吏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寇季自斟自饮了一杯,淡然笑道:“难道青塘侯不稀罕黄头回纥的疆土?”

    寇季放下了酒杯,扫了一眼那些目光直愣愣盯着自己的青塘文武,笑道:“若是青塘侯不稀罕,那我大宋可就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角厮罗刚要张嘴说话,就听寇季继续说道:“不瞒青塘侯,我此番率军赶往沙州,除了帮沙州回鹘解围以外,还有一项使命,那就是教育教育黄头回纥。

    小小黄头回纥,也敢三番五次的跟我大宋作对,干涉我大宋的战事。

    我大宋必定予以回击。

    让他们知道知道,什么叫做天朝上邦。”

    寇季的话说的略微有些傲慢。

    但却十分符合青塘人对大宋使臣的印象。

    角厮罗瞥了坐在自己不远处的论逋何郎业贤一眼。

    何郎业贤会意,苍老的声音在寇季耳边响起,“我青塘和黄头回纥世代交好,不愿和黄头回纥为敌。西域不比中原,天朝要征讨黄头回纥,恐怕不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寇季听到这话,差点没把刚端起的酒杯扔出去。

    青塘脱胎于吐蕃。

    在青塘建立之前,一直散布在西域,各大首领各自为政。

    青塘如今才在西域站稳脚跟,如何跟黄头回纥世代交好。

    说谎话也该打打草稿。

    寇季端着酒杯笑道:“也只有青塘,才将黄头回纥当成大敌,谨慎对待。似我大宋,泱泱大国,对付黄头回纥,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。

    青塘侯应该知道,我大宋此次出兵西域,足有数万精锐。

    稍后还有十万精锐赶赴西域战场。

    十数万精锐,皆是能跟辽国一教高下的猛士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起踏入黄头回纥的疆土。

    黄头回纥如何阻挡?”

    角厮罗眯了眯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何郎业贤幽幽的道:“西域不比中原,天朝的步人甲,可以在中原横行,在西域却寸步难行。天朝缺马,天朝的骑兵更少。

    西域是一个骑兵横行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朝骑兵稀少,想要在西域横行,想要对付黄头回纥,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大宋的文武大臣们,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,可不代表青塘人也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。

    青塘的高层,不仅了解大宋,还了解西夏、辽国,甚至远在更西北的高昌回鹘、喀喇汗朝,青塘都十分了解。

    所以寇季仅凭着谎言,是很难诓骗着青塘出兵的。

    角厮罗在何郎业贤说完话以后,干咳了一声,“论逋,天朝上邦的强大,岂是你我能够想象的,千万不要妄言。”

    寇季懒得搭理两个人在哪儿唱双簧,他也没时间跟青塘虚耗。

    当即。

    寇季笑道:“我大宋是缺少马匹,但我大宋兵甲之利,却远超所有人。我大宋如今已经拥有了足够强横的兵甲,对付骑兵。

    在我大宋强横的兵器前,骑兵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安子罗忍不住开口道:“寇吏部所说的,可是那种炮仗?”

    寇季点点头道:“不错除了那种炮仗以外,我们还有更强的炮仗。”

    更强的炮仗?

    安子罗没见识过。

    但是寇季手下所演示的那种炮仗,却让安子罗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比弓弩更轻巧,比弓弩更容易操作,比弓弩更容易携带。

    杀伤力足以媲美宋国的一些强弩。

    若是能大规模装备,确实能对骑兵形成不小的威胁。

    角厮罗见自己心腹爱将,反应强烈,就看向了安子罗,询问道:“安子罗,你见识过天朝强大的武器?”

    安子罗点头道:“正要向赞普禀明此事。”

    安子罗看向寇季。

    “寇贤弟可否请出你那种炮仗,让我族赞普一观?”

    寇季笑问道:“要杀人吗?”

    安子罗沉吟了一下,咬牙道:“要”

    唯有杀人,才能直观的看出那种炮仗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寇季缓缓点头,“可以”

    安子罗看向了角厮罗。

    角厮罗沉吟了一下,准备找一个死囚试试。

    角厮罗吩咐了王前近卫,去牢里提了一个死囚,押解进了宫殿内。

    等到死囚到了以后。

    安子罗询问寇季,“寇贤弟,可需要他站着不动?”

    寇季摇头笑道:“给他一匹马,让他尽管跑。若是能逃过一劫,就放他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安子罗沉吟道:“若是他逃了”

    寇季打断了安子罗的话,淡然笑道:“若是他不逃,如何能证明我大宋造出的武器的厉害。他已经是个死囚了,给他一个逃命的机会,他一定会紧紧的抓住,奋力的逃跑。

    若是我大宋造出的武器,能在他逃跑的过程中,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那就足以说明我大宋造出的武器,相当强横。”

    安子罗看向了角厮罗。

    角厮罗赞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他青塘文武们也一起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一脸期待的等着看宋国的武器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逃命的时候,必然用尽浑身的智慧和力气。

    若是在这种情况下,宋国造出的武器,能轻易的取他的性命,那么足以说明宋国造出的武器的厉害。

    寇季见青塘文武们一脸期待,又笑道:“你们可以再赐给罪囚一件皮甲”

    青塘文武闻言,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皮甲可是整个西域最主流的甲胄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西域骑兵,穿戴的都是皮甲。

    仅有极少数的西域骑兵,才有资格穿戴铁甲。

    若是宋国造出来的武器,能够在骑兵移动的过程中,轻易的锁定骑兵,洞穿其皮甲,并且一击毙命,那宋国造出的武器,就不仅仅是对骑兵形成威胁,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对于寇季提出的这个要求,角厮罗、安子罗,以及一众青塘文武,皆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安子罗派人去取了一套皮甲,递给了那个死囚,并且用吐蕃语,在那个死囚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那个死囚听完了安子罗的话以后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寇季一眼。

    寇季淡然一笑,瞥了一眼刘亨。

    刘亨重重的点点头,站起身,准备从怀里取出短筒火枪。

    寇季见此,翻了个白眼,“派人去宫殿外,召陈大头进来。”

    刘亨一愣,认真的道:“不需要陈大头,我可以轻易的解决他。”

【精彩东方文学 www.JcDf99.com】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,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
百度风云榜小说: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WWW.JCDF99.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,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,方便阅读。